• 老哥今天早上九点的飞日本的飞机,回来三个月又走了。

    离别总是很伤感,

    回到家里。老哥家里的狗也不开心了,带它出门溜溜也不愿意了。姑姑看着狗,默默地说,怎么开心得起来呀它。气氛沉默了好一会儿。

    老哥考上了早稻田的研究生,家里人都非常地高兴。尽管他一直在说是运气好,恩,但是大家心里也清楚的。从小跟哥哥就在一起玩,跟着他一起打闹,看着他玩遍收藏的上千张盗版游戏,相互嘲笑,他嘲笑我更多些。因为家庭环境的关系,性格上也有些许的相似,也许就是因为这样,比较容易玩到一起。我考上大学的时候,哥哥去了日本读本科,一个很多正版游戏的地方,一个很一般的学校,也就是所谓的跳板。第一次送他上飞机的时候,心里真的非常非常难过,就好像心里的依托突然少了一块那样,缺失了,不平衡了。再到如今的第三次送别,这一去也不知何时再会相见,要走的还是会走各,大家的寂寞和失落始终会被其他的事物填充的,只是时常还会出现而以。

    机场去过十几次,但从来也没有自己坐过飞机,有预感,未来的第一次,一定会飞很远。

    加油吧~大家一起努力丫!

  • 回家路上收到条消息,眼眶立刻就湿润了。

    终于知道什么叫一个萝卜一个坑了

  • 托老哥的福,总算拿到920sh了,